2021年06月13日 星期日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» 廉政教育 » 廉政文化 » 历史故事

吴讷履方居约

来源:南粤清风网         日期:2021-03-16 09:05:38

吴讷,字敏德,明代监察御史,人品刚直公正,从政廉洁自持,颇有美誉。明代名臣魏骥曾这样评价吴讷:“公为人端重纯明,履方居约,不以穷达易所守。”履,即实践;方,乃方正之道;居,即怀着;约,乃俭朴简约。履方居约,就是说吴讷践行方正廉洁之道,葆有清贫俭朴之节。这四字,是对他一生最为恰当的评价。

明宣德年间,吴讷巡按贵州。他根据贵州少数民族多的特点,恩威并施,上任后不久,就查处了大量陈年积案,并使新案发案率大幅下降,当地吏治焕然一新。吴讷也以严谨刚正的工作作风赢得了敬重和爱戴,当地官民“敬之若神明,爱之如父母”。

在他离任时,贵州百姓纷纷上书,请求将其留任,可惜未成。临行前,贵州三司准备了厚礼送给吴讷,吴讷拒而不受,登舟而去。他乘舟顺江而下,两岸绵延的群山像画卷一般伴随小舟而行。当到达夔州时,贵州三司派遣的差人追了上来,再次奉上礼品和黄金百两。本以为在这样的情况下,吴讷也盛情难却,却未想到他连封都未启,就在其上挥毫题诗一首,即为流传至今的著名却金诗:

萧萧行李向东还,要过前途最险滩。

若有赃私并土物,任教沉在碧波间。

面对重金厚礼,他通过题诗方式来表达自己坚定的清廉决心,是一种智慧,一种情操,更是一种境界。故此,持金者无奈,只得悻悻而返。

明宣德五年(1430年),吴讷赴南京任右佥都御史,不久升任左副都御史,掌都察院事务。这是一个纠察吏治、监管政风的职位。当时,南京大理寺少卿杨复的家仆日日到玄武湖捞浮萍回去喂猪。玄武湖紧挨都察院的议事厅,经常有重要的公事会在此地商议。杨复不是普通百姓,而是当朝官员,家仆经常来捞浮萍,若是听到了机密事宜回去告诉杨复,那就不得了了。因此,吴讷禁止其家仆来玄武湖捞浮萍。杨复知道后,专门作了一首诗讥讽吴讷:

太平堤下后湖边,不是君家祖上田。

数点浮萍容不得,如何肚里好撑船?

这诗意思是说玄武湖又不是你吴家祖先遗留下的私产,我捞点浮萍你也不容许,心胸未免太狭窄了,哪能堪当大任呢!吴讷读后,面不改色地抄了一遍,并署上自己的名字,反赠给杨复。这一赠,其意味就大大不同了:玄武湖不是你杨家祖上的私产,你却连湖中的浮萍都不放过,还怎能堪当大任呢!吴讷不惧权贵,不因事小而不为,坚决履职尽责,出面制止,防微杜渐,其方正刚介可见一斑。

明正统初年(1436年),光禄丞董正等盗窃官物,被吴讷得知,立即查办。有人劝他:“你这样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于己不利,何必太较真呢。”然而,吴讷认为盗窃官物乃是大罪,更何况是以光禄丞为首的京官,影响恶劣,岂可含糊?最终,吴讷据实上奏朝廷,董正等人都受到了查办,44人被发配戍边。

吴讷为官多年,大多数时间都在御史任上。无论是巡按地方,还是在京监察,均端正纯明、清廉守节,除了自己的一份俸禄外,分文不取、两袖清风。明正统四年(1439年),已近68岁的吴讷告老还乡,住在早已破败的老屋里,并题为“归全堂”,过着布衣蔬食、戴月荷锄的生活。江南巡抚周忱来拜访吴讷时,见其居“环堵萧然”,要为其翻新房屋,也被吴讷婉言谢绝。自68岁归乡至辞世的18年时间里,他的生活归于宁静,终日博览群书,著述丰硕,其中还有两本重量级著作,即为《百家词》和《文章辨体》,成就斐然,可垂于后。

吴讷还十分重视家教家风。有一次,他的孙子吴淳身着绸衣,吴讷便要求他换上布衣。还有一次,吴淳因为公务顺道回家乡看望,吴讷觉得他延误公务,不但没有让他在家停留,反而非常生气地令他立即返回。后来,吴淳也成为一名监察御史,清正廉洁,政绩显著。吴讷对外甥钱昕也是严加管束。在他的言传身教下,钱昕同样也成了一名“律己廉慎,遇事敏决”的监察御史,被百姓誉为“钱青天”。吴家后代人才辈出,且大都为官清正,这显然和吴讷严厉的家教家风、躬身垂范密不可分。

中共连州市纪委、连州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 建议采用1024×768最佳分辨率浏览本站

地址:连州市湟川中路49号 邮编:513400